美总统候选人 身边的“保镖”

半个月前,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因为肺炎,在“9·11”纪念活动现场提前“病退”,现场的照片,“曝光”了疑似“便衣医生”,也让“保镖”现出身影。

在美国,可不是参加美国总统竞选,就能享受“保镖”保护的。只有从美国大选正式投票前120天开始,现任总统之外的候选人才会进入保护程序,这个时候,“主要的”总统候选人以及副总统候选人,都会进入特勤局特工的保护名单之列。

按照11月8日美国大选日来算,希拉里与特朗普享受特工保护也就是从7月开始的事。

不过,如果候选人强烈拒绝,特情局特工也会放弃保护。因为对于候选人来说,安全固然重要,竞选阶段的“亲民”同样重要,为了不把自己塑造成那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不少候选人会选择放弃保护。比如,在1980年的美国大选中,老布什作为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就拒绝了特勤局的保护。

还有些则推迟接受保护,比如1988年大选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迈克尔·杜卡基斯。因为以前经常搭乘地铁上班的他,不想就此切断与选民间的联系。

即使接受保护的,和特工“闹不愉快”也是常有的事。因为候选人总想和选民“近些、更近些”,而特工则出于安全考虑,常常拦在“候选人和选民之间”。

所以说,为了拉票,候选人也是很拼的,宁愿冒险,也不懂领特勤局的情。要知道,候选人遭遇袭击也不是没有发生过。1972年,共和党候选人乔治·华莱士就曾在演说时遭遇枪击,导致半身不遂。

对于特工来说,保护候选人的活,也实在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不仅是因为候选人竞选时经常和选民“套近乎”,增加工作难度,而且竞选本身就是一场持久战,候选人总是一个州接一个州地奔波,特工也只能跟着候选人一场活动接一场活动。据称,这项工作多是年轻的特工,因为工作强度太大,只有年轻人才能承受。

或许特工们会怀念以前的时光。半个世纪前,候选人并不在特勤局特工的保护对象之列,直到1968年,肯尼迪的弟弟、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罗伯特·肯尼迪遇刺身亡,候选人才成为特情局的保护对象。

而现今,随着恐怖威胁越来越大,保护候选人这项工作也比以前更难做了。工作已经够挑战神经了,“大嘴”特朗普还来添乱:为了反对希拉里控枪主张,特朗普公开呼吁让希拉里身边的特工不要带枪,估计特工们听了要郁闷了:难不成你让我们变超人?有本事,你连我们特工都不要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