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深圳保镖公司

让普京躲过5次暗杀的保镖到底有多厉害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接受美国电影导演奥利弗·斯通采访时自曝自己在三届总统任期内发生过大约5起暗杀事件。而“硬汉”普京是靠什么多次躲过针对他的暗杀计划?普京称这主要靠保镖的出色工作。

资料图:佐罗托夫(右一)2001年陪伴普京赴德出席活动

保镖挑选严格

作为克里姆林宫直属机构的联邦保卫局,继承了苏联时期“克格勃第9局”设计的总统保卫系统,由总统安全局、克里姆林宫卫队和总统警卫团等组成。

总统保镖的薪水,比在其他部队服役高1至2倍,每年还有30天假期。但是,要想进入这个特殊群体,必须经过层层淘汰。首要条件是绝对忠于总统、为人正派、无刑事记录;其次,必须是斯拉夫人,身高在1米8以上,年龄在20岁至35岁;再有,必须熟练掌握多种格斗术,能在异常环境下驾车,甚至应会识别各种毒药。而最有名的普京保镖名叫佐罗托夫,曾是普京恩师索布恰克的保镖,1999年他受邀加入普京安保队伍。佐罗托夫是钳工出身,但据称专业水平非常高。佐洛托夫后成为2016年新成立的俄国民警卫队总司令。

普京和他的保镖们

全俄上下畅通无阻

法律赋予联邦保卫局的权力范围很大。例如,为从事秘密活动及保障所保护对象的人身安全,联邦保卫局人员可查阅任何人档案,可使用任何部门的房屋和交通工具,可畅通无阻地进入任何地方,以及征用组织和个人的汽车。有关保卫局的组织情况,活动策略、方式和手段不属于检察院监察的范围。

四层“保护圈”

一般来说,普京在公众场合出现时,周围会有至少四层“保护圈”。

第一层是总统的贴身保镖,通常是几名彪形大汉,他们戴着耳麦,手提可做装甲盾牌的文件包。这些人用身体掩护总统,凭借众多的人数和威猛的相貌震慑刺客。第二层保护圈是混杂在人群中的便衣。他们没有丝毫特征,便于暗中行事——必要时甚至会对可疑者进行身体接触,确定是否暗藏武器。第三层保护圈是站在人群四周的警卫,他们阻截试图挤到总统身边的坏人。第四层保护圈距总统最远,他们是埋伏在屋顶上的狙击手,随时准备消灭威胁总统人身安全的人。

火力可对付一个营

据媒体报道,俄总统保镖统一配备“久尔扎”9毫米手枪,在50米范围内可以打透防弹背心,在100米内可以打穿汽车外壳。保镖乘坐的吉普车里还配备着防弹衣、步枪、德拉贡诺夫狙击枪、“黄蜂”导弹等武器,足够对付一个营的兵力。

海军特种兵实战化考核课目曝光!

海军特战队员模拟演练反恐突入。 一名“恐怖分子”被两名海军特战队员捕获。
特战队员在战友的掩护下进行直升机滑降。 直升机投放蛙人和橡皮舟。蛙人出海。 蛙人出海。 特战队员进行直升机滑降。 特战队员伪装潜伏在草丛中。 特战队员进行防刀捕俘训练。 特战队员进行狙击考核。 特战队员进行狙击考核。

12月初以来,一场多课目、高强度实战化考核在海军某特战团拉开战幕。与往年相比,今年的考核难度更大、标准更高。全程不设预案、临机导调。在考核课目的选择上以突出战斗力标准为依据,蛙人隐蔽渗透、反恐营救、狙杀捕俘、直升机滑降及投放蛙人等课目成为考核“重头戏”。

海豹御盾保镖公司队员

全部来自特种部队退役军人。

海豹御盾保镖(北京):
+ 地址: 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海豹御盾培训基地
+ 手 机:135-2274-1899
+ 服务热线:4000-5550-95

海豹御盾保镖(深圳):
+ 地址:深圳市光明新区公明街道李松朗社区第三工业区海豹御盾训练基地
+ 手 机:159-7622-3666
+ 服务热线:400-058-9009

海豹御盾保镖(香港):
+地址:香港九龙旺角道33号凯途发展大厦7楼04室
+ADD:UNIT 04,7/F,BRIGHT WAY TOWER,NO.33 MONG KOK ROAD,KOWLOON
+ 服务热线:00852-30771227

+ E-mail/[email protected]
+ 官方微博:专业保镖公司
+ 微信公众号:保镖公司

人民网报道:海豹御盾在国际保镖界处于什么水平

作为国内顶级的保镖公司 ,海豹御盾不仅在业界名声显赫,就是在富豪们各自的小圈子里也是颇受认可。但凡曾经萌生过想要聘请保镖这一想法的人,只需找懂行的人稍一打听,就会明白海豹御盾在一众安全顾问公司中的地位。

然而,让不少人感到疑惑的是:海豹御盾在国内保镖界的地位毫无疑问是无可动摇的,那他在国际上又究竟属于什么一个水准呢?而中国保镖行业的平均水平又究竟怎样呢?

为了更好的解答大家的疑惑,笔者特意咨询了有十多年安全顾问从业经验,并获得业界多家国际权威认可的资深人士李先生。李先生告诉我们:作为国际保镖协会的会员,海豹御盾的所提供的安全服务即使在国际上也处于很高的水准。虽然没有透露海豹御盾是否处于国际保镖协会的顶级梯队,但李先生也向笔者表示,在协会内部,海豹御盾的排名非常靠前,并不亚于很多有近百年经验的老牌公司,是这些年里崛起的最为迅速的一颗星星。海豹御盾能够得到行业内部其他公司的高度认可,无疑解答了笔者心中的部分疑惑。同时,让笔者感到好奇的是,这是否说明了,经过近几十年的发展,中国保镖行业的整体水准已经急剧提升,已经迎头赶上了英、美等有着多年经验积累的国家。

然而,李先生告诉笔者,中国保镖行业的整体水准并不容乐观。他说:“一家顶级公司的水准并不能够用来衡量整个行业。何况海豹御盾不仅是领跑国内的其他保镖公司,还是远远领先的领跑。他们自身的高水准,并不足以改变中国保镖行业整体还处在萌芽和发展这一阶段的事实。”

虽然保镖这一行业已经在中国出现了很多年,最早甚至可以一直追溯到周朝,但真正意义上的保镖【国内称安全顾问】其实是改革开放之后才首次出现并逐渐走向正规的。除了起步晚之外,大众对于保镖行业的不理解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这个行业的整体发展。许多人将明星出场时用于显摆排场,阻拦歌迷的安保人员和保镖混淆。有的人甚至将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混为一谈。这无疑是对高风险,高标准的保镖行业的极度不尊重。同时也使得真正经过严格训练的专业人士无法真正发挥自己的能力。

最后,李先生还特意嘱咐笔者,一定要澄清大众对于保镖行业的种种误解,让专业的安全顾问们能对整个社会的发展起到更多更积极的作用。

人民网:http://nb.people.com.cn/n/2015/0922/c200870-26483431.html

深圳保镖公司

深圳保镖公司

深圳保镖公司的保镖是给一个人提供完全性的安保服务,要提供完全性的保安服务自然身手不该处于特警能力之下,而完全性则意味着长时间的保持警觉意识,考虑到雇主不曾想到 的种种危险因素,为雇主赢得安全感,不让雇主的受到伤害。可能说到不受伤害是比较泛泛的,具体到怎么不受伤害可能说法就很多了,因为说法多而保镖的个人能 力要求就上了一个台阶,擒拿格斗,舞刀动枪必须样样精通,而做到这样却可以跟特警察的个人能力相提并论了,所以这是一个特殊的职业,从事此职业的人群也 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因为他的稀有性所以这个职业越来越多的受到关注青睐!

海豹御盾保镖公司 电话:4000-5550-95

保镖的礼仪须知

保镖礼仪

一开始,我一直奇怪,为什么学校要将开学的第一堂课设为礼仪课,为什么又要在开学典礼上考大家的言谈举止。礼仪真有那么重要吗?保镖的确免不了和委托人一起出席重要场合,可是,在这些场合里保镖依然要负责保护委托人的安全。也就是说,委托人在宴会上谈笑风生的时候,保镖不可能也去和谁谈笑风生。既然如此,学校干吗费那么多心思要保镖去学谈话技巧,学待人方式?

迈克他们对学校的这些安排一点都不惊讶,这让我更觉奇怪。不过,现在,我有些明白了。保镖在和委托人周游世界时,他也会被看成委托人,乃至他所在国家的一个象征。把礼仪课作为第一课,学校的目的不仅在于要大家掌握基本的礼仪知识,而在于塑造大家的气质,塑造保镖行业的气质。

美国保镖的国际形象不能说十分完美,他们常会因过分强调安保工作而惹人反感。况且,美国又是出了名的骄横大国。保镖的工作态度若引起周围人的不满,工作效率必然大打折扣,也会给委托人增添不必要的危险。比如1999年克林顿访问意大利时,克林顿的保镖就触怒了意大利当局。最后意大利方面告诉美国保镖,在意大利的地盘上,就要听意大利的话。之后美国保镖便只好束手束脚地工作。

“蛮横”很容易扎到一个人的骨子里。保镖是要为委托人着想,但这不能成为保镖举止粗鲁的借口。里根出访法国时,美国保镖为了让里根能在宴会结束后第一个乘车离开,让法国总统密特朗在车里等了二十多分钟。里根到葡萄牙前,美国保镖又大摇大摆地去检查葡萄牙总统府的周边住宅,而完全不把葡萄牙总统放在眼里。

把你要合作的人惹怒可不是明智之举,而克服“蛮横”的最好办法就是礼仪。宴会的那些繁琐礼仪都是围绕着“尊重他人”而设。学校希望能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让我们成为懂得尊重人的保镖。

在国内,我常听同行抱怨,为什么那么多人看不起保镖。我也常劝他们,别人看不起是一回事,但你自己要看得起自己。现在想来,所谓自己看得起自己还不一定能得到他人的尊重,要得到他人尊重,就必须尊重他人。你毕竟不能指望一个生你气的人对你有什么好的看法。

有意思的是,负责纠正我们保镖举止的,偏偏是看起来最阴沉的“蝎子”。“蝎子”在第一堂课上就嘱咐我们:任何学员上课时,都不许双手叉腰,不许将双手交叉放到胸前。如果你忘了他的嘱咐,他就会狠狠地踹你的屁股。我知道很多保镖都有叉腰抱手的习惯,因为这样做可以让自己看起来更凶狠、更有威慑力。

起初,我并没有把“蝎子”的这个要求放在心上。我的英文不大好,听不出这要求有多重要,在“蝎子”的课上,我不知不觉地将双手抱在胸前。“蝎子”看见了冲着我就做了一个踢腿的动作,并没真的踢到我身上。“蝎子”用非常严肃的语气告诉我“下次不许用这种姿势站着”。

后来,我问迈克:“为什么不能叉腰抱手”。

迈克的话让我受益匪浅:“作为一个保镖,你不能表现出你的强悍,你的外表、风度、举止都要尽可能融入你所处的环境中,不可以体现出来。叉腰抱手的姿势有挑衅意味,也太张扬了,而挑衅和张扬都是做保镖的大忌。学校当然要严格禁止这样的动作。记住,千万别让人看出你像保镖,这非常危险。那些打算干掉你委托人的人,会首先把保镖干掉。太张扬的动作,会让保镖和委托人都陷入危险。”

我对迈克这些话记忆犹新。在国外,做保护工作不兴“虚张声势”。袭击者,尤其是恐怖分子都是来真的、狠的。那些恐怖分子为杀一个人可以把自己都做成炸弹,他连死都不怕,你叉着腰凶着脸又怎么吓得了他?如果你让他知道,你是保镖,他就给你来个见佛杀佛,见鬼杀鬼。你不如将自己“藏”在环境里,待他萌生出恶意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将他制伏。

在国内,很多老板带保镖出门时,都是能多张扬就多张扬,几个人气势汹汹招摇过市,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可是配保镖的人”。这样的确可以吓唬住一些袭击者,但却说不上是聪明的办法。你可以让人知道“我带了保镖”,但你最好不让人知道“我带了几个保镖、他们都在哪儿、长什么样子”。

相互配合的责任

作为一个保镖,必要的时候,要知道对委托人提出要求,并坚持要他们按照你的要求去做。很多人不是不爱惜生命,但他们却有一个误区——“我已经带了保镖,我的安全有保镖负责。”

事实上,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安全负起责任。危险的预防需要保镖和委托人相互配合,不是只要保镖肯豁出性命去挡危险,危险就能被挡住。

像美国总统,在安全方面也要乖乖地听保镖的话。的确有总统喜欢突发奇想地做些冒险的事,但他们当中却没有人会和保镖对着干。美国的总统保镖有很大权力,他们可以直接对总统说“不”。

在保镖行业,美国的立法很完善。保镖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法律上都写得清清楚楚。美国密勤局内有专门的法律处。总统保镖可以将工作时遇到的麻烦、困惑梳理出来上报给密勤局。密勤局会根据这些信息决定如何调整已有法律,或是否需要提出建立新的法规。如果需要,密勤局会将立法建议交给国会审议,国会审议通过了,再经过总统批准,这建议就变成了法律。而每一个密勤局工作人员,不只是总统保镖,都很清楚自己的任务、职责和特权。从大的方面看,法律规定,密勤局要执行任务,美国的所有军警、执法部门都要支持。

安全为要,总统保镖可以命令一列正在行驶的火车立刻停下,可以只用一张纸条就让美国任意一家航空公司用飞机将他们送到他们想去的地方。甚至可以要求变更已经安排好的重大外事活动。

保镖们有权对总统“耳提面命”,他们不让总统自己开车,不让总统独自外出。就算总统再不乐意,也没有办法和保镖在这些问题上讨价还价。老师告诉我们,对付倔脾气的总统,保镖还有一个杀手锏。如果总统执意违背保镖的意思,保镖就可以提醒总统“是国会派我们来的”——有三权分立的体制在,总统要受制于国会。

美国法律对保镖的职责进行了明文规定:“对被保护对象的安全负责”,就算是委托人自己,也不能阻挠保镖行使职责。

布什在参观马里兰空军基地时,天下起雨。由于风太大,他刚刚撑起的伞被吹翻了,他顶着雨,摆弄了伞好一阵,都没有将伞弄好。可尽管如此,也没见他的保镖有哪个腾出手来帮他撑伞。

保镖不是保姆,保镖的两只手必须时刻准备好迎接危险。为此,他们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一把年纪的总统淋雨而没有任何不安。不仅总统保镖是这样,其他大人物的保镖也如此。基辛格在做美国国务卿时,有一次,把随身携带的手提箱落在了车里。他要保镖帮自己将手提箱拿过来,可要求了几次,保镖都不理不睬。见基辛格的脸拉了下来,保镖只不紧不慢地告诉他:“您把手提箱放在车里了。”

帮委托人提东西不是保镖的职责,还会妨碍保镖履行职责。但在国内,情况往往相反。保镖帮委托人拎一下东西倒是很平常的事,不帮反倒显得有些奇怪。有的委托人甚至还喜欢对保镖吆五喝六,似乎出钱雇了保镖,就有权任意命令保镖做事。

动手,更要动脑

“赫鲁晓夫”是我们的理论课老师,他主讲内容是保镖保护任务的战略要点、角色与责任。

“作为一个保镖,你必须具备四点素质。”“赫鲁晓夫”的声音里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他在投影仪上打出四个单词:Knowledge、Attitude、Skills、Habits (知识、态度、技能、习惯)。

这和国内保镖培训机构侧重的大不相同。在国内,培训机构会将很多精力花在对学员身体素质的培养上,拳脚功夫的训练上。“赫鲁晓夫”的课让我知道,要想成为一名高级保镖,能不能打是次要的。因为很多情况,并非你一身功夫能应付得来,你必须学会靠大脑化解危机。

他又问:“有谁以前在官方机构而现在在私人环境中工作的。”有同学答道:“Yes,sir”老师继续说着:“有些人在某些官方机构,可能是部队或是美国特工机构供职的过程就能受到基本的训练,而后者可能是世界上提供保护服务最杰出的公共机构了。如果受过训练的人从公共机构换到了私人环境履行职能,那么必须对训练的局限性有清楚的认识。这些训练以一系列的因素为前提,而一旦保护对象从官员换成了私人,这些因素就不再成立了。官员的保镖可以有充分而可靠的援助,如军方的保障,情报部门的支持等等,但是私人保镖就只能自己解决。那么原先的训练也许不能使其具备充分的能力,其必须学会全力独当一面,对实战特工更是如此。”听到这我突然有了新的领悟:特种部队的军人,特警,海军陆战队员……无论你是什么兵、来自什么军种,所面对的任务不同,所受的训练不同,当转换成为私人保镖时,都应该有接受新的训练的意识,因为以前掌握的技能已经不能够完好地履行职能了。

这时耳边又响起了老师的声音:某人在某个杰出的军事单位服过役,因为单枪匹马扫平了十几个敌军机枪眼而获得“国会荣誉奖章”,这些事迹无疑证明了了不起的个人勇气,可是作为保镖,客观地讲,施展武艺的机会将会很少。

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强调这样一个重点:尽管在这个行业,强壮的肌肉不时地会派上用场,可是提供保护服务作为一种工作更是一件用头脑操纵肌肉的事情。保镖训练除了传授技术能力,使相关的人员在其所选择的行业能够正确发挥作用之外,还必须培养这个行业所需要的思维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