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保镖的江湖史

“走四方,路迢迢,水长长,迷迷茫茫,一村又一庄。看斜阳落下去,又回来,地不老、天不荒,岁月长又长。”
在古代,什么行业像这首歌词唱的那样,需要经常走四方,路过一村又一庄呢?答案是保镖。
现在也有保镖,经常摆动大额钞票或重要物品。但现在保镖都是乘坐现代交通工具武装押运,押趟镖不会遇到太大风险。而古代的保镖就不同了,那时出镖都是驾马车,或者推着独轮车,累不说,还要面对很多风险。
保镖行分为两种,一种是明镖,敢走明镖的多是名震江湖的大镖行,他们在镖车上插镖旗,放话:爷带着亿万钱财,你有本事就来抢!一种是暗镖,觉得保的东西太值钱,自己又不想惹事,所以要把保的东西伪装起来,最有名的就是倭瓜镖,把倭瓜掏空,放进金银财宝。
镖局属于江湖行当,吃江湖饭,做的是江湖买卖,自然要懂得江湖上的规矩。三百六十行中,镖局的江湖规矩是最多的。《江湖走镖行话谱》说:会全生意要知江湖话,才能称起江湖班。四大部洲,三教九流,八大江湖,校里二行,有一不明是未全。
镖局最大的敌人,自然就是那些想发横财的江湖强盗,劫一趟镖可以一夜暴富。可对镖局来说,一旦失了镖,那么在行内基本就混不下去了。客户们会说,你保不住镖,我们哪敢还找你?所以镖局接到业务后,都会安排功夫最好的镖师带一票伙计,抄上刀枪剑戟,一路护送。
出镖时,往往车队前会走着一个镖师,行内称为“大伙计”。大伙计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相当于前部正印先锋官,一旦有风吹草动,立刻通知后面的镖队,兄弟们抄家伙护镖。
如果真有土匪劫镖,那也是很有讲究的。土匪主要是打劫零散的过往客商的,全副武装走镖的轻易不劫。但要是真想劫,那就先向大伙计打听清楚,这支镖队的江湖名号如何,真正的大局子他们是不敢动的。要是碰上好说话的土匪,大伙计会说:祖师爷留下了饭,朋友你能吃遍?兄弟我才吃一线,请朋友留下这一线让兄弟走吧。”
但有的土匪自持本领高强,天下第一镖局他也不放在眼里,那就没二话说了。镖师会大喝一声:“轮子盘头,各抄家伙。一齐鞭托,鞭虎挡风!”
轮子盘头,是让弟兄们把所有的镖车都围成一个大圈,方便进行保护。
一齐鞭托,是让除了护镖人手之外的所有弟兄动手。
鞭虎挡风,是说只能把土匪打跑,不能害他们性命。
打跑了土匪,咱们继续上路。
镖局走镖,还有两个特别之处。
第一个。走镖时要由伙计们高喊本家的镖号,要震慑江湖不法分子,但如果到了直隶地界的沧州,再大牌的镖局也不能叫镖号。因为沧州人人习武,男女老少个个是练家子,这是江湖行对习武之人最基本的尊重。
第二个。镖队到了外地,路过当地的镖局时,镖师再大牌的也得下马步行,伙计们跳下车。镖师必须上门拜访,通通帖子,说些人在江湖飘,礼敬同行少挨刀的话。等离开之后,才能上马上车。
镖队闯荡江湖,吃饭住宿是个大问题,最大的问题还是安全。一般来说,镖队是不住荒山野外的,太不安全。首先,和尚庙不能住,因为这里有可能住着打劫为生的假和尚,行话叫“里腥化把”。
而遇到只有一家人居住的宅院,更不能住,怕这里是个“三应跺齿窑”,就是打劫土匪设置的交通站。
要住,只能去大市镇上的正规旅店。
大伙计会站在店里的凳子上,指挥大家放好镖车,然后留下几人看镖,其他人吃饭加喂马驴牲口。晚上睡觉时,要把每辆镖车上的镖旗拿下来,然后插一只小灯笼,称为镖灯。
大家每人都喊一遍镖号,震一震地面,然后由精明的伙计坐在院里守夜,防止有人不轨。
万一真有人翻墙入院,伙计会冲着来人喊一句:“塌笼上的朋友,请你下来搬会儿山,啃个牙淋哪。”意思是朋友你下来,咱们喝杯酒,请你喝碗茶。
这是行内黑话,如果来人真是打劫的,肯定能听懂。但如果他还不走,伙计会把镖师叫出来,由镖师和来人交涉,毕竟镖师在江湖上有名有号的。
镖师会先使一招“贴身靠儿”就是客气的说:“人不亲艺亲,有一碗饭大家吃。”
要是这伙人成心劫镖,镖师会警告他们:“塌笼上的朋友,一定要破盘么!”破盘,就是撕破脸的意思。
来人呼啦啦跳进院里劫镖,伙计们会抄刀大喊:上有天罗,下有地纲!条子戳,青子青,要想扯活,休生妄想!”
伙计们齐心协心,打跑了贼人,继续他们的江湖人生。
《凭栏观史》特约撰稿人:独行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