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护士到保镖,服务过明星和首富,拒绝过客户潜规则,因为职业至今单身

陈阳,32岁成为一名女保镖,服务对象包括女明星和女首富,现为海豹御盾安全顾问培训基地负责人。

在32岁的时候,陈阳正式成为了一个女保镖,在此之前,她的职业非常「淑女」,是一名护士,因为父母都在从事医学行业。陈阳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都是温柔内向的人,家里只出了自己这么一个不听话的「败类」。

这个败类不愿意按照父母的意愿做一辈子朝九晚五的「室内工作者」,也没想太多就来了北京。陈阳在陌生的城市里做过很多事情,有一些收入很不错,但最后几乎是宿命式的成为了一个保镖,到现在,她做这一行已经七八年了。

现在的陈阳是海豹御盾安全顾问培训基地的主人,这个基地位于北京通州,没有定位很难被找到,周围一片荒芜,不远处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坟头,这里男女保镖兼收,对年龄、身高、外貌都有非常精确的要求,而摆在这些前面的是「人品要好」,不管有多高的学历多大的能耐,她认为最重要的的永远是是人品和忠诚。

保镖是吃青春饭的,在培训基地的官方网站上,男性保镖的年龄上限是36岁,女性是34岁,而且在从事这项行业的同时,他们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谈恋爱、结婚、照顾家庭的,想要成家,只能立即离开这个行业。

30岁对女保镖是一个挑战,陈阳说自己这里没有几个超过30的女保镖,因为职业关系,她们本身就很难交往到合适的对象,30岁以后更难了,很多人会在这之前选择退出。

很多雇主也对女保镖提出过分的要求,这几年里,她遇到过变态、遇到过要求提供「特殊服务」的,遇到过认为有钱可以买一切的,但陈阳有自己的原则,她不认为钱是最重要的东西。陈阳说,这是一份勇者的工作,也是一份孤独的工作。

Figure见到陈阳的时候,她正在和队员一起完成开棍训练,一支3厘米粗2米长的木棍在她的背上轻而易举的断成两截。在BBC去年对她的报道中认为,中国有钱人崛起催生了女性保镖这个行业。陈阳的第一个雇主是女明星,第二个雇主是身家百亿的女首富,由于工作性质,这些客户信息都被严格保密。

「许多雇主雇用我们,就是一个打手,其实,保镖在很多时候是防患于未然,就像买保险一样,没有那么多打打杀杀。保镖要是动起手来,就是任务的失败。」和一开始的预想不同,听了陈阳的叙述,我开始慢慢理解这份工作的意义。

自 述|   陈 阳  |▼

我们家就出来我这个败类,从小就闯祸

小的时候我就认为我应该可以当老大,因为平时我在同学当中大家都得听我的,我喜欢。再一个家庭比较优越,反正一打架斗殴了,老师就会请家长,最后发展成校长请家长,校长请家长那去了之后要受处分的。后来也是大人之间通过关系,请个客送个礼,也就化险为夷了。我还能在这个学校里待着继续上课,但还是不听话。

到年底了,成绩差啊,把成绩单给了父母之后肯定回家得挨打,怎么跟父母交代?所以考试的时候作弊。学习好的同学你必须把卷子给我看,让我抄,不让我抄我下课就打你。还有学习好的同学我就贿赂,给他糖给他钱。

我妈妈说我可能生错了,你应该是男孩,那会小时候看的什么《少林寺》、《射雕英雄传》、《霍元甲》那些,一个女人打打杀杀的,挺刺激的。

有一次骑着别人加油的摩托车在外面把一个老人撞了,那会我爸当院长,到医院我就跟外科主任说,千万别告诉我爸,最后大夫看了一下没啥毛病就走了。小时候坏事情干的多了去了。

妹妹的性格温柔淑女,哥哥的性格也内向,话少,我们家就出来我这个败类,就是惹祸,闯祸,我爸爸说我长这么大不容易,真不容易。

对于保护生命的观念是从上卫校的时候开始有的

初中毕业以后考了卫校。我们家不是医院的嘛,当时考的好像是第二名还是第三名,也不知道咋考上的,反正稀里糊涂就考上了。考上之后我爸爸还奖励我一辆自行车,说女儿考的不错,开学不用挤公交了,爸爸给你买一辆自行车去。

卫校上了两年,我学的护理专业,要学习护理学、人体解剖学。天天跑到解剖室,福尔马林那个大桶里,一会拿出来个大腿,一会儿拿出个别的。活生生的东西让你看见你肯定要害怕、紧张,但是老师他教育我们,你要拿它当机器,机器零件坏了,有一天你要去修理,你就是个修理工一样。

作为医生护士还有一个医德呢,不能说病号到你面前,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你面前,他脱完了之后耻笑一下,那是对他多大的侮辱?所以那会就教育我们这一点。我感觉对于保护生命这个观念,我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的。

我不想当一个室内工作者,我觉得限制我自由

毕业以后就去医院实习,戴着护士帽走来走去的,进入换药室给痔疮、伤口这些拆线换药都是我的事情,做得还挺好。我父母他们一辈子都是搞医的,但我不喜欢。虽然是做得很好。

我就想我怎么会做这个?一辈子就这样了?因为医院是室内工作,我觉得限制我的自由。

选择离开我爸爸都气糊涂了,我要到北京打工,家人没同意,可我还是走了,跟着几个姐们到北京来,做一些事情,零零碎碎的打工,餐厅也去过,外企前台也干过,太多了,也特别苦,而且都不太喜欢。

家里人给我邮钱的时候我都不要,我说我过的挺好,真是打掉牙往肚子咽。我爸爸来电话了,我就跟父母报平安,我不愿意让他们知道我的苦衷什么的。后来打拳的时候认识了一些朋友,他们之中有做保镖的,我就接触了保镖这个工作,还挺好,我特别喜欢。一做就做到了今天。

伸张正义、保护应该保护的人,这工作挺适合我的

第一次任务也是朋友介绍的。但是因为之前没有进入这个行业接触这些人,不知道什么叫保镖,干什么的,没有这个概念,接触他们以后觉得这个工作还是挺新颖的,挺好玩的,而且还是伸张正义的,保护这些应该保护的人,我觉得挺好。而且干保镖的这些人性格、脾气什么的都和得来。

有一次营救一个雇主,她是因为涉及传销被困了,好像是别人把她骗了,她又把别人骗了,存在这个三角债的问题,人就不让她走。别人问她要钱但是没有,她自己也觉得特别委屈,想通过法律手段,但是那些人不让,她也没有机会。然后雇主的老公跟我取得联系,我当时就说我是她姐。困她的人问我是干嘛的,我说是她姐要带她走,钱也带来了,他们就放松警惕了。

这个女的从宾馆下来那一瞬间,她看着我,她真诚的哭了,虽然我们事先看过彼此的照片,但从来没接触过,她看见我就把我抱着了。当时我心里挺难受的,我就抱着她,我说没事的、没关系,有话好好跟他们说。

就那一刻,她抱我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应该把她救出来,不能这样,咱们国家还是有法律的。这次任务我感觉到挺振奋的。

当保镖是不能结婚的, 女保镖最大年龄不超过35岁

能成为保镖的人必须人品过关。身高、体重达不达标,是不是来自于部队,接受过什么教育这些都只是前提。面试的时候我们去提一些问题,因为我们需要了解他的思维方式。保镖这个行业跟别的行业不一样,如果说你有能力,你有文凭,你有很多很多优势,可是来我们这里保镖是要来保护雇主的,我们考验的主要是忠诚度、人品。

成为保镖你必须忍受孤独、寂寞。不可以结婚的。作为保镖来到雇主身边,家里有小孩有老婆很麻烦,孩子病了,你作为父亲你管还是不管,你回还是不回?保镖是没有节假日、休息日的,你三天两头请假怎么弄?

选择的时候很重要,你要做好了思想准备,你要在外面待一年两年,或许更久,跟你的父母、老婆孩子见不到面,你要考虑好了,前期我们都会问清楚这一点的。

女保镖的年龄最大最大都不能超过35岁,25岁到35岁之间吧,其实27、28岁是最好的年龄,但是能干到30岁,30多岁寥寥无几了,基本都是30岁之前。想要成家只能离开。

女保镖也有化妆的,但是性格脾气都像假小子一样,没有温柔贤慧的,温柔现贤慧的脾气怎么去保护雇主?优柔寡断的像林黛玉一样?那是室内工作的女性。

我们是不出手的,如果你出手了,就意味着其实失败了

你问我保镖是不是很能打,其实这个工作我们是不出手的,出手那是打手干的事情,我们要做的是规避风险,如果你出手了,就意味着你其实是失败了。

女保镖也不是电影里看的那种,长发、性感的,她们像假小子一样,而且大多是一些商务型的,陪雇主买买菜、接送孩子什么的。

这个行业的费用不低,高风险高回报,我们做得事情就是仅次于警察做的事情,或者是跟警察不分上下的事情。我们是在警察之前去规避一些风险。钱的角度也考虑,从正义的角度你也觉得应该去做,应该要承担,反正我本人是这么认为的。

听着感觉我们很威风,其实有时候也很委屈,但哪个行业没有自己的委屈呢。上次有一个男保镖抱怨,说会被拉出去对打。因为有的雇主会认为他的保镖很优秀,在朋友面前炫耀,他找个人跟他的保镖打一架,然大家看一看,刺激,好玩儿,看演戏一样就那样看,好像是黑市打拳那样的感觉,图个乐呵。

我们就告诉我们男保镖不可以打,要拒绝。那老板有的时候就不高兴了,不高兴就带脏话说,说就说那也忍着。还遇到过(要求)跪式服务的,就别提了。讲这个故事就是让别人知道,保镖真实的样子不是你们电影里看到那样。

我认为女人一定要独立,我不在意别人,因为我没有靠你们

到现在为止,我认为女人一定要独立,独立性要强。

我觉得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很多事情上不要依赖别人,精神上可以。如果我有个男朋友,我精神上可以依赖他,他也可以依赖我。但是事业上面因为我是比较要强的一个人,依赖于别人的生存我不喜欢。到现在没有(男朋友),一个人。我也不愿意很将就的去违背自己的心愿随便找一个男人就结婚,我不想。就碰吧,有缘的话还能出现吧,但现在没有。

不要认为一个女人就理所当然靠一个男人去养活,你理所当然就要花钱娶我,你挣钱必须给我,那作为一个女人你付出了什么?你经济上不独立你依赖别人,你来到这个世上你生存的价值在哪?

现在经济独立了,我想怎么支配我的经济我就怎么支配,我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我有我自己的活法,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不在意别人,因为我没有靠你们。但是现在个人问题也就是这样了,我觉得我满脑子想的是让我的家人过的好一点,让发现外面流浪的动物过的好一点,我活在这个世界上OK了。

好多退伍军人只能在小区看大门,我想给他们一个机会

做这个公司,一方面因为自己的年龄也大了,再一个我觉得也是一种挑战吧,我觉得我们还是有能力做一个公司,让更多的人介入进来,通过这个平台走上工作岗位,去服务这些不同需求的雇主。

我们做保镖的这些人员很多比较优秀。特别是退伍军人,有这个平台给他们创造就业的机会。有的时候在我们小区里发现,好几个保安都是来自于部队,他的身高、体型各方面都挺不错的,可是在那看大门。这个事情我到现在都觉得有点不公平,他们从部队培训学习那么久,不应该在社会底层从事这个行业。

我就觉得我们应该有这么一个窗口,有这么一个平台,给他们提供一个就业的机会,施展他们的才能。 以前保镖比较闲散,一点都不正规,没有一定的方案,没有人领头,没有一个管理模式,最关键的是没有约束力。不像现在有正规的模式,以谁为中心,怎么实施,听谁的,怎么去做,大家都可以有一个很好的计划。还有作为雇主这一方面,以前队员出任务,雇主说好任务结束付钱,最后只付给一半,剩下的要不回来了,这都是扯皮的事情。所以这个行业我觉得还得正规化,得有公司作为后盾

昨天我跟我们队员说了两句话,我说我永远保持我的善良,这样走下去,第二句话,我用我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下去。